首 页 单位简介 机构设置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景观精品 公园介绍 综合信息与专刊
您的位置: 首页 > 园林文化
抽象的风景--当代德国园林
部门名称:园林绿化管理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5日

摘要:在当代的欧洲园林中,德国园林由于自己独特的风貌,正日益引起广泛的关注。粗看上去,德国园林中很少看到象法国拉维莱特公园这样离经叛道的先锋,也缺乏象西班牙北站公园和加泰隆尼亚公园这样充满浪漫气息的场所,更没有象美国迪斯尼这样充满活力和热情的主题公园……
关键词:抽象风景 当代 德国园林
 

 

艺术起始于外在自然结束的地方。
              ——王尔德

  在当代的欧洲园林中,德国园林由于自己独特的风貌,正日益引起广泛的关注。粗看上去,德国园林中很少看到象法国拉维莱特公园这样离经叛道的先锋,也缺乏象西班牙北站公园和加泰隆尼亚公园这样充满浪漫气息的场所,更没有象美国迪斯尼这样充满活力和热情的主题公园,但在简洁和纯粹里却蕴藏着不同寻常、激动人心的力量。那些充满张力的形式、创造性的材料、独特的细部、精确的施工都在提醒我们,作品在抽象的外表下,有着丰富的内涵。

  抽象的形式能够独立于客观事物形式的概念一直使得许多艺术爱好者很不理解,他们有时甚至感到很愤怒,也觉得很荒唐。事实上,任何艺术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抽象,艺术创作不是对自然的如实描绘,而是画家个人对世界的认识和体验,这个过程中一定程度的抽象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必要的。在中国传统的大写意画中,对于笔墨、气韵的欣赏已经几乎完全脱离了描绘的对象,成为单独的审美客体。徐渭在《杂花图卷》中对静物气势奔放的描绘,强调了线条和块面的抽象意味,可以说和现代绘画对于纯粹形式的探索有异曲同工之妙。

  德国作为现代主义运动的发源地之一,与抽象艺术的形成和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曾在包豪斯任教的康定斯基认为抽象的精神是一种力量,使人类精神一往无前,永远攀升。更进一步地认为对精神的呼唤是形式的灵魂,正是这种精神的力量才使形式获得了生命。为了达到这种目的,在他的作品中,在两个方面对抽象的形式进行了探索:一方面是受音乐家瓦格纳“综合艺术作品”观念的影响,在绘画中引入音乐、戏剧等相关艺术的有关概念和手法;一方面是对色彩和形式的提炼和纯粹,挖掘其中蕴涵的精神。因此在他的作品中,形式上的抽象往往有着难以言传的复杂性和多样性。现代主义在五六十年代遭到的广泛批评,并不在于抽象艺术的谬误,而正好是由于丧失了对于精神的呼唤,现代主义仅仅成为一种主义的外衣,堕入单纯的图像的陷阱,从而失去了最初的活力。

  当代德国园林对于抽象的回归,则完全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有返朴归真的感觉。抽象的形式体现了德国人对自然独特的感悟,各种简洁的形式不是仅仅为形式而形式、空洞无力的,而是精神的自然流露。精神的表现不是用直接和具象的方式,而是经过对自然的概括和提炼来实现的。如在莱比锡办公楼庭院的设计中,长长的水渠、水幕墙形成了水的主题,规则排列的不同大小石板、砾石庭院形成了石的主题,同样大小,图案变化的铺地把不同主题完整地联系起来,简洁而富有韵味,统一中富有变化。正如设计者克吕格尔所说,花园始终是一种艺术品。

  在景观设计的诸多领域里,抽象的形式不但不是一种约束和限制,而是自由的、多重的,每一种形式都与其他的形式形成充满张力的对比。一种形式的存在是不孤立的,要充分考虑同其他形式在空间、色彩、质感各方面的关系,甚至要进一步考虑同周边建筑的呼应关系。在柏林的波茨坦广场中,景观的形式是对建筑形式的微妙对应和补充。修剪整齐的草地、几何形状的水池、精致的小桥正好映衬了建筑形态的复杂和丰富,形成了一种动态的平衡。

  对于抽象和秩序的倾向并不仅仅意味着几何形式的运用,在当代德国园林中,各种自然和有机的形式同样屡见不鲜,正是这些形式改变了由于抽象而产生的单调和重复的感觉。在埃尔富特市Johnnis广场步行区里,铺砌和种植设计都是几何形的、规则的、整齐的,不期而遇的自然置石则是粗糙的、不规则的、自然的,这种直接的、毫不妥协的碰撞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德国园林中,抽象的形式是与丰富的细节联系在一起的。德国建筑大师密斯曾经说过,在细部中可以发现神的存在,这句话深刻地表明了在德国由来已久的对于细部的关注和重视。象手术一般精确的细部有着双重的作用:一方面通过准确的细节强调形体的纯粹性,另一方面丰富的细部使得单纯的形式更加意味深长。细部在德国园林中完全代表了一种独特的美学,也成为其最重要的特征之一。从大块面线条到园林小品,从水池到花草的种植,从座椅到栏杆、扶手,从铺地拼缝到花坛边缘,处处都体现了这种倾向。在柏林环境与科技中心庭院的设计中,几乎完全由不同的矩形构成,但是丝毫不觉沉闷,除了对构图比例的仔细推敲以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用丰富和精致的细部增加环境的表情。

  德国园林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对材料的重视,对于各种材料不拘一格的运用,增强了园林的表现力。座落在杜伊斯堡北部的园林公园就是这样的一个典范。公园原来是A.G.泰森钢铁厂所在地,1985 年工厂关闭后,在1989年开始改变为城市公园,1994年正式开放。工业中广泛使用的各种材料被有机地结合到了公园的设计中,如生铁铸造区遗留下来的47块大型铁板用来作为铺地,架空铁路的铁轨支架用来作为人行道的骨架,巨大的混凝土墙用来作为登上俱乐部队训练场地。把工业的材料重新组织到简洁的形式里,产生了富有戏剧性的效果,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光芒四射。

  在一些相对小型的园林中,对于材料的巧妙运用更是屡见不鲜。材料本身特点的充分发掘,大大增强了景观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在慕尼黑机场Kempinski酒店的景观设计中,通过精心设计的嵌入地下的玻璃带,甚至光线本身也成为了一种材料被运用在设计中。在Weibenstadt疗养地公园中,原有采石场的石料成为草地上独特的雕塑。

  可以看到,当代的德国园林中蕴涵着一种洗净铅华的成熟,每一处景观,每一个片断,都使我们进入一种沉思。它是充满活力的,同时又是深沉的,两种似乎相反的特质互相补充,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抽象的风景也因此隐含着无尽的韵味,为我们展示了生活的本质。时间和历史也许是无法言说和不可描述的,但我们无疑会在与风景的交流中,部分体验到某种不朽,这种感觉将使我们在变幻莫测的世界中找到自己。

 

作者:佚名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Allright reserved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东城区信息中心制作 京ICP备05083560号